“大数据杀熟”是一种价德甲买球格歧视,该如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8-21 15:52

文/张

近年来,“扼杀大数据”的问题备受公众关注。特别是今年以来,关于“查杀大数据”的法律法规已经出台或正在起草中。8月20日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表决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信息保护法》,将于2021年11月1日起施行。与《反垄断法》对价格歧视的规制不同,这些法律或草案在不要求平台企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情况下,禁止平台利用大数据对消费者实施差别待遇。这些要求是否真的合适,需要我们对大数据杀戮有一个基本的了解。

首先,“大数据杀戮”是一种价格歧视

大数据杀在中国是指互联网销售平台利用消费者消费数据,对同一产品给不同用户不同的价格。所谓“杀熟”,就是平台获取了消费者的消费数据,然后对特定消费者的喜好、消费意愿和支付能力有了充分的了解,对他们更加熟悉,从而能够“杀”他们——向他们收取比别人更高的价格。

可见,“大数据扼杀”这个词本身就隐含着否定和贬低。但从更中性的角度来看,“大数据杀戮”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也被称为“个性化定价”或“算法定价”,其核心含义在于千人定价。

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“大数据杀”或“个性化定价”也被视为一种“一等价格歧视”,即企业根据每个购买者的购买意愿(而不是根据产品成本的不同)来设定产品价格的方法。因此,“大数据杀”的价格歧视与“差价”的含义不同:前者在定价上更注重购买意愿,而一般的差价可能是由于销售产品的成本不同。

二、现实生活中的价格歧视

现实生活中的价格歧视无处不在,远不止“大数据杀人”。比如一些社交活动或婚介活动对男女实行不同的入场费(比如男性门票可能更贵),因为当地单身男性较多,导致男性交友意愿更强;一些公园为儿童和老人提供半价或免费门票,因为这些群体支付能力较低,不太愿意购买;购买当天的航班价格远高于未来同航班的价格,也是因为当天急于离开的人,因为需求更为迫切,购买意愿更强。

生活中比较典型的价格歧视的例子就是“讨价还价”。购买食物、生活用品、衣服等。逛市场时,顾客会在竞价后与老板“讨价还价”。议价能力强的客户甚至可以降价到一半以下;如果议价能力弱,你可能无法降价或者让老板小赚一笔。

老百姓总结出来的“讨价还价的招数”往往是这样的:老板出价后,客户往往要表现出不屑,表明这个东西不值这个价;然后老板说:“你看到了很多价值”;顾客报了低价,老板不同意。顾客转身离开,被老板叫了回来。双方继续谈判,最终以商定的价格成交。

这种交易也是典型的“个性化定价”。可以说,1000个客户有1000个价格。双方投标,客户作弊等。,也是老板在双方互动中不断探究客户购买意向的过程(欺骗是购买意向低的典型表现),客户不断试探老板的底价。